“你对青华有意。https://”不是疑问,而是肯定。

  “我,我没有,我只是比较崇拜他而已,镜花堂的堂主,高高在上,不是我一等奴婢能够配得上的。”

  虞歌喜欢纯洁无害的栀子,但不喜欢这般自卑的栀子,或许是年少时的经历,造就了她这般自卑的性情,但是既然她是魅林族人,虞歌便不忍心看她一直这么怯弱下去。

  “你可知我是何人?”虞歌问出这话,并不是想压栀子一头,而是想让她明白,她是魅林之主,修的是魅术,有窥人心神的本事,栀子是魅林族人,因为血脉的原因,要想探得她的想法,容易多了,所以栀子不该在自己面前撒谎。

  可是面前的少女却不知道虞歌的真正用意,虞歌这一出声,吓得她立马起身,若不是虞歌制止,只怕是下一秒,她又要跪了下去。

  “媚主,奴之错,奴并不是有意的侵犯媚主。”

  “你既然知道我是你们宫主,就不该对我撒谎,你应该知道我最擅长什么?”

  栀子低下头,难得沉默下来。

  “我只是觉得他那般高高在上,是不可以亵渎的,而我,在幼时,曾沦落到一个魔头的手里,过了一段痛苦不堪的日子,所以,不是我不够勇敢,只是我,我不配勇敢。”

  虞歌泯然一笑,有些卑贱是刻在骨子里的,有些卑贱却是自己给的,栀子这般明朗的一个女孩,不该被这样的往事蒙了心智。

  自嘲一旦成了习惯,再想抬头,可就难了。

  “若是喜欢,就去争取。”

  栀子却是双眼朦胧,眼眶中有了水汽。旁人都有争取的机会,可是自己没有,因为青华的心里,装不下她。

  “媚主,他心里有人,那人是你。”再三停顿,栀子才将这话说的完整。

  “我知道,但是也不能说是我。”

  少女听到这里时,眼睛睁的很大,媚主这话时什么意思,什么叫做是她,也不能说是她。

  “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?

  “奴自然是十分尊敬宫主。宫主身上,有一股安定心神的力量,让我不由得想靠近你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虞歌点点头,若有所思的看向栀子,虞歌自从到了魅林,经过魅林族人的鲜血洗礼后,她体内的心莲,算是彻底的觉醒了,就连身体内的血脉,也是与之前的大为不同。

  “您的意思是?他对您仅仅只是血脉传承的吸引?”

  虞歌点点头,真是奇怪,这么多年来,她基本上很少说话,如今对待一个族中的少女,竟然说了这么多。

  也不知道是为什么?栀子的身上,总是给自己一股很熟悉的感觉。

  少女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,但是过了片刻之后,她的神色又黯然了下来。

  “可是媚主,他好像在你去魅林之前,就已经对你不一样了。”

  虞歌轻笑道:“因为青华第一日见我时,就与我引了心头血,虽然那时我体内的血脉还未完全觉醒,但是与你们族人,还是有些不同的。”

  栀子点点头,如此才放下心来。

&em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虞兮虞兮奈若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你的爱恋甜如蜜只为原作者楚潇虞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潇虞歌并收藏虞兮虞兮奈若何最新章节